第六百四十九章 江湖依旧,人可依旧(大结局)


小说:侠气逼人  作者:再入江湖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侠气逼人 //www.rinike.com/read/154315.html 全文阅读!求小说网,有求必应!
  圣界战场。
  至尊级的人物在交战,崩塌了山河,震碎了日月,杀入到了太阳之中,九颗太阳全都被打的崩开,无数火焰爆射出去,像是可怕的火雨,淹没大地。
  整个圣界遭遇到了灭顶之灾,宏伟的山脉被夷平,浩瀚的大河被蒸干,万千生灵成为了陪葬。
  至尊级的交手全都杀出了真火。
  剑圣、刀尊全都拼到了疯狂,一个浑身爆发出无边剑雨,另一个身上则发出恐怖刀罡,他们一个代表剑之领域,一个代表刀之领域,各尽极端,恐怖莫测。
  他们的对手也丝毫不弱,经历了无数岁月的修炼,掌握了九州好几个消失文明的古老绝技。
  他们一拳拳的打出,天崩地裂,爆发出无尽的毁灭,像是火山爆发,摧毁三千世界。
  这里的战斗只是其一。
  其他地方全都在惨战。
  至尊级人物也成为了稻草,不断有人死亡,鲜血染红长天,让整个天空都飘起了血雨,猩红光芒覆盖了天际。
  至于至尊以下,根本没有参战的资格,全都成为了大战中的牺牲品。
  可怕的战斗余波刚一爆发,便摧毁了成片的古城,无数寻常修士惨死。
  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圣界古大陆这一刻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破灭。
  至于至尊级以上的战斗更为恐怖。
  他们直接杀入到了混沌,打得天崩地裂,混沌处于不断开辟与覆灭之间,每一次碰撞,在蒙蒙黑暗中都会迸发出耀眼光芒。
  刑天独自一人抗出天祖、地祖、玄祖三位老祖的攻击,吼啸震天,一身气血燃烧,手中的巨斧崩塌天地,每一击都有至强力量,像是蕴含了不朽伟力。
  蚩尤则更加疯狂,这一刻像是入魔了一样,浑身血光燃烧,满头乱发飞舞,眼神中射出一道道骇人光芒,吼声震得天地大崩溃,他一人挡住了黄祖、宇祖、宙祖三位老祖。
  秦川大帝、欧阳锋、活死人三人则杀向了五行祖师和三相祖师。
  不过说到底,九州这一方的力量还是太弱了。
  除了刑天和蚩尤能挡得住这样可怕的攻击,秦川大帝、欧阳锋、活死人三人很快陷入了危机,八位祖境的高手向他们杀来,三人频繁被轰飞,几经垂死。
  到最后还是冥王老祖强行击毙一位敌手,冲过来援助他们。
  轰隆!
  混沌中到处都是恐怖光芒,每一束都足以毁灭世界。
  “呱呱呱…”
  半空中飞来一只黑色乌鸦,也遭遇到了一群祖境高手的袭击,八门祖师联合出手,向着黑色乌鸦轰杀而去。
  这是一个组合,八门祖师代表的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位老祖,每一位老祖都是某一领域的绝世人物,开创出了一门无上秘法。
  八门祖师在圣界之中同样是无比古老的存在,不弱于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大老祖。
  此刻,他们一出手,直接组成了盖世杀阵,将黑色乌鸦困在了里面。
  他们已经认出这头怪鸟,知晓它当年的事迹,强吞过九头火凤,故而此刻想要炼化这只怪鸟,救出火祖。
  “火祖乃是天地开辟第一缕光芒形成,九颗头颅,不死不灭,即便已经被炼化,也有可能重聚灵智,一起出手将这怪鸟抹杀,以他的身躯接引火祖回归!”
  休门的祖师开口断喝。
  轰!
  八门祖师身上全都爆发出璀璨之光,展露绝世手段,天地间浮现出了一门古老八卦图,将黑色乌鸦笼罩在内。
  黑色乌鸦也确实承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身躯如陷泥淖,挣脱不开,它勃然大怒,开口叫道:“怒了怒了,老子动真怒了!”
  轰!
  两只黑色羽翼用力一扇,也不知道蕴含了多大力量,一股狂暴气息席卷而出,将压在它身上的古老八卦图当场震得崩溃。
  八门祖师全都被它身上突然爆发的可怕力量震得倒飞了出去,身躯龟裂,脸色震骇。
  “这头怪鸟的力量复苏了?”
  “一起出手,镇杀了它!”
  他们大喝一声,伤势瞬间愈合,向着黑色乌鸦继续杀了过来。
  黑色乌鸦虽然一举震飞了他们,但根本不懂得如何运用自身的狂暴力量,看到八人冲来,吓了一跳,立刻怪叫一声,转身逃窜。
  八门祖师在身后疯狂轰杀,一道道光芒打的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呱呱…”
  黑色乌鸦抱头鼠窜,被不断轰飞,忽然回头用力的呸了两口,唾沫刚一飞出,立刻化为了熊熊黑色魔焰,涌向八门祖师。
  “啊!”
  痛苦地惨叫传来,景门和死门两位老祖顿时被黑色火焰覆盖,浑身开始燃烧了起来,即便已经进入了祖境,他们还是抵挡这种痛苦,声音凄厉,传遍无数里。
  “放肆!”
  剩下的老祖怒喝一声,继续向着黑色乌鸦冲杀而来。
  “我吐我吐,老子使劲的吐!”
  黑色乌鸦不断往外吐唾沫,一口又一口吐出,不断化为熊熊黑色魔焰。
  不过连吐了七八口,后面再吐再也没有黑色魔焰冲出。
  八门祖师各个眼睛发红,扑灭了身上的熊熊魔火,向着黑色乌鸦不顾一切杀了过来。
  “死!”
  他们厉吼震天。
  黑色乌鸦吓了一跳,掉头就跑,“呱呱,老子诅咒你们,诅咒你们一个个都给老子生个大胖小子!”
  噗噗!
  它身上开始迅速落毛,飞出了十几根黑色羽毛。
  正在追杀而来的八门祖师全都尖声大叫起来,喉结消失,小腹鼓胀,如同充气,很快高高隆起,如似十月怀胎。
  “我杀了你!”
  生门老祖暴吼。
  他们再次向着黑色乌鸦疯狂扑来。
  黑色乌鸦呱呱怪叫,继续逃窜。
  其他方向的战斗,全都陷入了无比危急的时刻,冥王老祖一人托住了四位祖境的高手,打得天崩地裂,无尽死气汹涌。
  他从死亡世界带来的其他高手,也都在各地惨战。
  不过就在这时!
  正在围困刑天的天祖忽然间祭出了一口黑色的九层宝塔,大喝一声,整个宝塔乌光大放,迅速变大,直接崩开了混沌,向着刑天镇压而下。
  “镇妖塔!”
  轰隆!
  宝塔落下,乌光无尽,像是恐怖的黑色海潮,横扫四面八方,将刑天牢牢地压在了下方,刑天咆哮震天,挥动战斧横扫,无尽的力量在爆发。
  但是面对这座诡异的九层宝塔,还是难以起到作用,发出震天的魔啸,很快被这座宝塔牢牢压住。
  天祖眼神中迸发骇人光芒,满头长发飞舞,气息如海,厉吼道:“全都给我撑住,等我炼化刑天,他们一个都走不掉,这些人全都是自投罗网!”
  砰!
  话音刚落,身后混沌破开,一只紫光朦胧的拳头,一拳捣在了他的后背。
  可怕的力量贯穿而出,简直无法形容,当场将他的身躯打的崩碎开来,化为一团血雾。
  天祖发出怒吼,无尽的血雾向远处冲去,迅速重组,重新化为了他的身躯。
  “吼!”
  刺耳的魔啸传来,少了他的压制,那座九层宝塔终究是没能压制住刑天,被他从下方直接掀开,震飞了出去。
  刑天一身凶气缭绕,血光惨烈,映衬的无边混沌都变成了血色,手持大斧,战意滔天,在他身后出现了恐怖的虚影,组成了尸山血海,无数魔魂在哀嚎。
  什么是绝对凶神!
  这就是了!
  天祖在远处重组,眼神震怒,豁然看向了之前的方向,只见一个紫色人影从空间中一步迈了出来,化为一个面色平淡的少年,一袭紫杉,黑发缭绕,身上弥漫着说不出的奇特气息,似真非真,似幻非幻,说不出的奇异。
  在这少年的身后,还有一个邋遢老道,出现之后,立刻冲向了远处战场,援助秦川大帝去了。
  天祖的双目中迸射出两道恐怖的光芒。
  “是你!”
  他认出了张元,知晓之前就是此人打碎了九百九十九根石柱,放出了刑天。
  天祖心中怒气汹涌,无法想象,这才多久不见,这个少年便拥有了如此可怕的实力,可以一拳打碎他的肉身。
  天祖正准备杀来,忽然眼瞳一缩,发现了异常。
  “不对,不是你!”
  他在张元的身上感受到了非同一般的气息,极为熟悉,难以言喻。
  “是我,也不是我!”
  张元平淡的道。
  “你究竟是谁?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熟悉气息!”
  天祖大喝。
  “张元!”
  “装神弄鬼,不管你是谁,今日难逃一死!”
  天祖大喝,“一同催动镇妖塔!”
  轰!
  他将九层黑色宝塔再次招来,迅速放大,比之前更为恐怖,地祖、玄祖也全都将法力涌入到了这座宝塔之内。
  整个宝塔光芒恐怖,像是复苏了一样,向着张元和刑天横击而来。
  刑天露出冷笑,不为所动,屹立在尸山血海中,道:“不愧是洪荒祖树亲自祭炼的武器,不过可惜,对付不了他!”
  轰隆!
  黑色九层宝塔带着无尽乌光,悍然压了下来,将张元和刑天全都困在下方。
  张元气息飘摇,抬头看向压落而下的无尽乌光,忽然间拳头攥起,一拳用力的捣向了黑色宝塔。
  咚!
  天崩地裂,混沌开辟,无尽紫光横扫大千。
  那座黑色九层宝塔直接剧烈晃动起来,簌簌颤栗,出现了无数裂纹,止住了下落之势。
  张元第二拳紧跟着砸出。
  咚!
  宝塔抖动的更为剧烈,裂纹纵横,从底部一直延伸到了顶端。
  刑天忽然一声魔啸,无尽凶气爆发,轮动战斧,猛然扫过去,砰的一声,将这座九层宝塔彻底打的崩碎。
  天祖、地祖、玄祖三人全都被一股狂暴的能量震得倒飞出去,口吐鲜血。
  地祖的眼神中露出骇人之光。
  “鸿蒙紫光,这怎么可能?”
  “万古混沌一株莲,生命诞生前的第一株青莲!”
  他们难以置信。
  洪荒祖树是生命诞生前的第一个生命,但其实并非绝对,因为在洪荒祖树诞生的同时,混沌中有一株青莲和它一同诞生。
  它们同属于第一批古老的生命。
  所不同的是,洪荒祖树扎根于洪荒天界,青莲生于混沌。
  青莲起步点高,但潜力却有限,无法像洪荒祖树那样轻易破开禁锢,青莲出道即巅峰,很难突破禁锢。
  故而当年大战,其实力不敌洪荒祖树,疑似早已陨落。
  可现在居然又出现了!
  且气息更强,变得缥缈莫测,介于真实、虚幻之间。
  这说明他已突破禁锢,打破了血脉的局限。
  “不可思议,实在不可思议,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天祖震撼的道。
  “没什么不可思议的,还有,我是张元,不是什么青莲!”
  张元语气平淡,气质缥缈,向着前方迈步。
  三位老祖同时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大喝一声,再次向着张元杀来。
  张元随手一招,十四口圣器浮现,在半空中迅速组成了一口神钟,光芒迸发,直接横空而过,将这三位老祖全都困在了其内。
  “是这件凶器,果然是你,你回来了!”
  “该死,我们早就该猜到的,给我破!”
  三位老祖同时大吼,在神钟之内疯狂轰击,一阵阵恐怖光芒不断向四周横扫。
  刑天冷笑道:“这口凶器当年重创过洪荒祖树,染了它的鲜血,早已通灵,岂是你们三个能够破开!”
  轰!
  张元探出一只大手,用力一抓,神钟剧烈晃动,光满璀璨,一下缩小了无数倍,里面的人发出凄厉大叫,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砰砰砰,全都炸开。
  啊!
  惨叫连天,很快他们的血雾也全都被炼化,生机全都被神钟所吞噬。
  哗啦!
  神钟吞掉他们,再次散开,化为了十四口圣器,回到张元身边。
  “老朋友,尽快清理战场吧。”
  张元平淡道。
  刑天点头,直接杀向了远处。
  有刑天加入,战场顿时一边倒,圣界的老祖开始陨落,鲜血冲天,染红苍穹。
  张元走在这片区域,看向黑色乌鸦。
  黑色乌鸦被八门祖师一门疯狂追杀,向着张元这里逃来,“呱呱…救老子,快点来救老子!”
  张元露出一丝微笑,抬起手指,向着黑色乌鸦的头颅一点。
  嗤!
  一团紫光涌入它的大脑,瞬间黑色乌鸦脑海轰鸣,贯穿前世今生的无数记忆,整个身躯一下停了下来,眼神茫然。
  “我是谁?”
  “我要干什么?”
  “这里是哪里?”
  轰!
  很快,它身上发出乌光,眼神瞬间清明,射出可怕之光。
  “我是黑鸦老祖,洪荒仙界的第二只生命!”
  “老朋友,好久不见。”
  张元微笑。
  黑色乌鸦脸色一怔,哈哈大笑起来。
  “杀!”
  八门祖师在身后厉喝,向着黑色乌鸦冲来。
  黑色乌鸦猛然回头,浑身乌光汹涌,直接用力一吸,八门祖师大叫一声,露出惊恐之色,化为八道流光冲入到了黑色乌鸦的嘴巴中,被他一口吞掉。
  轰!
  黑色乌鸦气息汹涌,双翼震动,无数里混沌崩塌,开口叫道:“终于回来了,老子差点以为回不来了,小子多谢你了!”
  “清理战场,赶往洪荒仙界回合吧。”
  张元说道。
  “好!”
  黑色乌鸦点头,向着远处冲了过去。
  圣界强者陨落的更快了,完全陷入了一边倒,一位位古祖不断被击杀,蚩尤那里的三位古祖也全都被解决了。
  很快,整个战场全部清净。
  张元点出了一束紫光,冲入圣界,将正在与九州强者大战的至尊级人物全都震得爆碎,抹灭生机。
  圣界下方,寻常的修士全都惊恐无比,瑟瑟发抖,向着荒凉地方逃去。
  诺大的圣界直接陷入了崩塌的边缘,处处都是毁灭性的气息。
  剑圣、刀尊、修罗老祖、夜叉老祖他们全都汇聚而来。
  人群很快聚起。
  “各位,刚刚的大战只是热身而已,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张元眼神凝重,看向高空。
  所有人都脸色坚毅,毫不退却。
  “现在就过去吧,太上他们只怕已经支撑不住了!”
  蚩尤说道。
  “我来开门!”
  刑天挥动战斧,直接向着茫茫混沌用力劈了一记。
  轰!
  一束猩红的光芒发出,恐怖莫测,惊天动地,将混沌直接破开,露出了一个深邃可怕的通道。
  “走!”
  刑天一马当先,率先冲了过去。
  蚩尤紧跟其后。
  张元、黑色乌鸦、冥王老祖、秦川大帝他们全都跟了过去。
  轰隆!
  一片浩瀚神秘的古大陆,无边无际,处处都是毁灭性的气息,断壁残垣,赤地万里,地上多出无数的尸体。
  似乎不久之前刚刚发生过惨厉的大战,尸体染红了大地,血腥到处都是。
  他们刚一到来,便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轰鸣。
  一群人迅速冲了过去。
  一片浩瀚的天阙,白雾缭绕,无数的生命在厮杀,一个个傀儡人不断被打碎,鲜血染红大地。
  在这场战斗之中,有几个格外不同的人影。
  一位身穿玄袍,头戴紫冠,手持玉如意,头顶盘古幡;一位穿青袍,留鹤发,左手捧紫金葫芦,右手操阴阳太极图,还有一位,四口石剑纵横飞舞,杀气冲天。
  在他们身后,又有两人,一个是位道人,面色古朴,高高瘦瘦,御使番天印,纵横捭阖,还有一位浑身金色毛发,战意冲天,眼睛如同火炬燃烧,手持金棍,势大力猛,打的天翻地覆。
  除了他们,还有不少强者,各个展动神通,有眉心开三眼的,有催动五色神光的,还有御使飞刀葫芦的。
  这边战场丝毫不比张元他们要轻松。
  张元他们刚一到来,刑天、蚩尤便加入了战场,杀向了那些傀儡人。
  那些傀儡人全都是树种所化,各个实力高深,但却不像正常人那样存在意识,战斗时全都是不躲不闪,悍然前冲。
  “道友!”
  通天、原始他们看到张元,微微点头。
  张元也是轻轻点头
  “速战速决吧。”
  哗啦!
  他身边十四口圣器浮现而出,再次组成了神钟,迅速放大,向着那些傀儡人笼罩了下去,将所有傀儡人全部困在其内。
  轰!
  神钟抖动,光芒滚滚,瞬间将这些傀儡人全部炼化。
  整个天地间瞬间恢复清净。
  但就在这时!
  忽然,这片天阙的深处爆发出了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像是什么庞然大物突然苏醒了一样,爆发出一阵阵如海般的沉重气息。
  这片天地狂抖了起来,不知道多少山脉崩碎。
  “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你们很久了,这一次终于可以一网打尽!”
  轰隆!
  大地崩开,虚空炸裂。
  一株无比可怕的黑色铁树浮现了出来,无比粗壮,浩瀚无尽,一根枝干都有山脉那样大小,体表生有鳞甲,毁灭气息冲天。
  刷!
  主干上浮现出了两道冰寒的眸子,一下盯住了张元,森寒道:“你终究是没有死,还摆脱了禁锢,但即便如此,你也奈何不了我,很感谢你带着他们来自投罗网,省得我一个个找下去,今天一个也别想活!”
  “你的自信依然和当年一样,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我们来这里,确实不会活着出去,知道我这些年做了什么吗?我不仅摆脱了禁锢,同时还实验出了一个可以打败你的方法。”
  张元说道。
  “打败我?呵呵呵,我是不死的,吸收了三千世界,没有人可以杀死我,我若死掉,这个世界将在无生命,诞生生命的最基本条件全都是我释放出来的,我死了,天下间除了你们,就不会有活着的生物了。”
  那株祖树狞笑。
  “你太自信了,不仅你有生命的种子,我也有。”
  张元语气平静,身后出现了一个青色古莲。
  那株洪荒祖树双目中立刻露出狰狞之光,森然道:“该死的东西,你也摸索到了这一步,你怎么可能做到!”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可以安息了!”
  张元语气平静,随后转身看向众人,躬身一拜:“各位,拜托了!”
  通天哈哈一笑,道:“我死魂不散,我道永不消!”
  砰!
  他的身躯忽然爆开,化为一股浓郁血光,冲向了张元身后的青莲。
  “我也该解脱了,死之后便是生,只有死过,才明白生之奥义。”
  原始语气平静,身躯爆开,化为一团血光,同样冲向青莲。
  剩下的人也全都没有退缩,各个一脸笑容,慷慨就义,身躯接连炸开,统统融入青莲。
  连刑天、蚩尤也全都如此,这一刻没有任何人多说什么。
  一切都是极为自然。
  砰砰砰!
  血雾汹涌
  转眼间,这片区域中只剩下了张元,跟过来的所有人全都融入了青莲。
  张元神色平淡,自身也忽然爆碎,化为血雾,融合到了青莲之内。
  得到了无数精气的青莲,忽然间开始迅速暴涨,表面笼罩了一层血红之光,妖异而又可怕。
  那株洪荒祖树看到这一幕,眼神惊怒,尖叫道:“给我死!”
  嗖嗖嗖!
  无数枝干,向着青莲轰击而去,但却统统被一层血光挡在了外面,冲过来的枝干全部爆碎,难以奏效。
  忽然,那株混沌青莲拔地而起,化为一道血光,直接扑向洪荒祖树,瞬间扎在了他的身上,无数根系扭曲,刺入到了它的体内。
  “啊!”
  洪荒祖树大叫起来,巨大的身躯在迅速枯萎,露出无比恐惧之色,道:“你在做什么,该死的,快停下来,给我停下来!”
  它不顾一切的挣扎与阻挡,但根本没用,体内的精气如怒海决堤,向外冲去。
  那株血色妖莲像是化为了可怕的恶魔,疯狂吞噬一切。
  洪荒祖树在惊恐大叫,不断挣扎,巨大的身体开始缩小,如同漏气得气球,这一切非常的迅速,很快,它的实力爆降,身躯也由巨大的状态,变成了山脉般大小。
  又由山脉般大小,变成了房屋一样,随后再次变小。
  它的惨叫渐渐模糊,渐渐微弱,整个身躯彻底被血色妖莲吞了下去。
  血色妖莲一闪一闪的不断绽放妖异的光芒,足足过去了很久,才有一道紫色的人影摇摇晃晃的浮现而出。
  他看向了血色妖莲,口中念动法决,这株血色妖莲内开始喷吐血光,一道道血光很快被它吐了出来,再次化为了刑天、蚩尤、黑色乌鸦、原始、通天他们的身形。
  将所有血光全部喷出之后,这株血色妖莲再一次变成了之前形态,摇摇晃晃,飞向了张元的体内。
  “各位,我们成功了。”
  张元脸色发白,微笑道。
  “终于除掉了这个大患,这片天地也该重塑了,各位,我们现在就联手重塑天地吧。”
  原始说道。
  一群人全都点头。
  他们冲天而起,施展出绝世法力,将整个世界笼罩,开始改变起来。
  山脉愈合,草木出现,河流奔腾,灵气滋生…
  整个洪荒天界变成了一副净土摸样,张元祭出青莲,撒出了生命的种子,很快这片区域开始长出无数生命。
  “九州的故土也该重塑,这片区域,就充当新的天界吧。”
  张元说道。
  众人全部点头。
  他们飞向九州,将九州也彻底恢复了过来,刑天则是施展大神通,将荒废的圣界永远的放逐了,消失在了混沌深处。
  张元将雍城祭出,重新落在九州大地,震住了九州山河,任何超出六阶都必须从这里进入天界,若不然便会遭遇天地法则的抹杀。
  这是为了防止超强的人物留在人间,会荼毒大地。
  天地重塑之后,之前在冥界的所有强者全都被他接引了回来,所有人都被抹除了之前的记忆,注入了新的记忆。
  团结、和谐、友善、自由、平等、侠义,充斥着所有人的脑海。
  一个新的江湖被他重新塑造。
  通天、原始他们全都开怀大笑,各自找地方隐居去了。
  黑色乌鸦、大黄牛则跑到了仙界,称王做祖去了。
  以前的好友们也都被张元送入了仙界,在仙界开启着一段新的传说。
  时间一晃过去十几年。
  九州大地,江湖儿女江湖事,新一轮的人榜开始张贴,吸引了无数江湖儿女的关注。
  十几年前的大战,没有任何人还曾记得。
  “白龙刀进入人榜第十六了。”
  “真是可怕,漠北斩杀喋血双雄,江南千里追击采花大盗,这位白龙刀前途无量!”
  “你们看,落雨剑萧仙子进入前五了。”
  “什么?”
  一群人吃惊的围过去。
  张元牵马走过,目视着众多凑热闹的江湖客,露出一丝轻笑。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在那个江湖中,我们跪天地父母,交豪侠隐客,闯龙潭虎穴,宿金阙花乡,我们痛饮狂歌,锄强扶弱,忠义无双。
  热血丹心耀九州,鲜衣怒马赛公候,待到苍月满山时,我携谪仙上高楼!
  折不完霸桥长亭三春柳,放不下西风阳关一杯酒!
  江湖依旧,人,可依旧?
  …
  他的江湖已经过去,这是一个新的江湖。
  张元含笑,离开此城。
  数日后,某城之外,尸体横陈,鲜血流淌。
  “姑娘,你没事吧?”
  张元微笑,扶起一个娇弱女子。
  那女子眼神朦胧,只一眼双颊便红了。
  “没,没事,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不才张元,人送绰号,翻天手。”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百度 求小说网 有求必应! 侠气逼人最新章节 //i.rinike.com/read/154315.html ,欢迎收藏!求小说网,有求必应!